淘派集運app > 新聞 > 國內 > 正文

最高檢公佈8起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案例

2020-10-17 15:21圖文來源: 檢察日報

1.四川省檢察機關辦理的一起4人販毒案。在雷明豪涉嫌販賣毒品、容留他人吸毒,徐祥、羅志強、張德康涉嫌販賣毒品案中,雷明豪作為主犯,指使其他3名犯罪嫌疑人代送毒品,但到案後始終不供認。檢察機關向犯罪嫌疑人羅志強、張德康闡釋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規定後,二人自願認罪認罰。針對徐祥翻供情況,向其詳細分析自己販毒與幫助他人販毒的量刑差異,後徐祥如實供述主犯指使自己販毒的事實。3名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以及其他客觀證據相互印證,證實主犯雷明豪的罪行。雷明豪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,並處罰金七千元。徐祥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,並處罰金三千元。羅志強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,並處罰金一千元。張德康被判處拘役五個月,並處罰金一千元。

2.江蘇省如皋市公安機關辦理一起重大盜竊案。犯罪嫌疑人李鑫盜竊現金、黃金珠寶首飾等物,合計價值249萬餘元,其到案後近一個月始終不供述。偵查期間,李鑫觀看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法治宣傳片後,主動提出約見檢察官,交代盜竊黃金事實,並指認藏匿贓物現場,使贓物得以起獲。檢察機關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對其提起公訴,提出十二年確定刑量刑建議。法院採納檢察機關量刑建議,判處其有期徒刑十二年,並處罰金四十萬元。

3.江蘇省啓東市檢察院辦理一起組織圍標案。犯罪嫌疑人陳輝、楊武等組織有關單位串通投標,中標2個標段後由陳輝等分包施工。偵查機關將11家參與串通投標的單位及陳輝等30名犯罪嫌疑人移送審查起訴。檢察機關審查認為,在案證據足以證實涉案單位和犯罪嫌疑人涉嫌串通投標罪,但涉案單位和個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並不相同。檢察機關組織公開聽證,聽取人大代表、政協委員、人民監督員意見建議後,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,並區分情節輕重作出區別處理。對提出犯意、實際操作、有前科的陳輝等6人提起公訴,對僅出借資質的11家串標單位和犯罪情節輕微的24名參與人作不起訴處理。同時,檢察機關向有關主管機關發出加強招投標監管、開展以案釋法警示教育以及對被不起訴人予以行政處罰的檢察意見。有關主管機關採納檢察機關的意見建議。

4.北京市檢察機關辦理一起組織、領導、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。被告人林國彬通過招募股東、吸收業務員,勾結公安人員、公證員、律師、暴力清房團伙等人員,以老年人為主要目標,專門針對房產實施“套路貸”犯罪活動,形成以林國彬為首要分子的黑社會性質組織。該組織先後實施詐騙、尋釁滋事、敲詐勒索、虛假訴訟等犯罪活動,涉及北京市朝陽區、海淀區等11個地區、72名被害人、74套房產,總價值3.5億餘元,造成被害人經濟損失1.8億餘元。雖然庭審中林國彬表示認罪認罰,但檢察機關認為其作為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首要分子,犯罪性質特別惡劣,應當依法從嚴從重處罰,故提出不予從寬的意見,法庭採納,依法判處其無期徒刑。

5.協同偵查機關落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典型案例。重慶市檢察機關在辦理王治嶺等16人網絡詐騙案時,發現案發後王治嶺銷燬了用於實施詐騙的後台操作電腦,導致客觀性證據不足,給案件定性和事實認定造成極大障礙。檢察官訊問時耐心闡釋認罪認罰從寬制度,進行認罪教育。在筆錄簽字階段,王治嶺心理防線被突破,自願認罪認罰。檢察官根據其供述,列出20條補偵提綱,通知公安機關補充偵查,關鍵客觀證據得以補充。同時,檢察機關追訴8名漏犯,陸續到案的6名漏犯均認罪認罰,該團伙實施的其他12起犯罪事實,經補充證據後對先期起訴的王治嶺等5人依法追加認定。法院採納檢察機關的指控和量刑建議,分別判處上述11名被告人一年六個月至六年八個月不等有期徒刑。公安機關偵查中又立案偵查3人,連同剩餘2名漏犯一併移送審查起訴。基於紮實、有效的補證工作,該5名被告人均認罪認罰,檢察機關依法建議法院以速裁程序審理,並引導被告人退回贓款20.5萬餘元。

6.協同審判機關落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典型案例。安徽省檢察機關辦理的武振飛等15人組織、領導、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,涉案人員多、涉及罪名多、犯罪時間跨度長、辦案難度大。檢察機關提起公訴後,2名被告人向檢察機關表示願意認罪認罰,在辯護人在場的情況下籤署了認罪認罰具結書。法庭組織庭前會議,向被告人釋明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及法律後果,對2名被告人認罪認罰的自願性、合法性進行審查,宣讀檢察機關量刑建議。受此影響,陸續又有9名被告人表示願意認罪認罰,法院建議檢察機關對符合條件的被告人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,提出具體量刑建議。最終,本案15名被告人中11人認罪認罰,不僅夯實了證據體系,而且減少了庭審對抗、簡化了庭審,提高了庭審效率,原本計劃一週的庭審縮減至兩天半,發揮了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效能。

7.未成年人犯罪案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典型案例。犯罪嫌疑人王某鵬(未成年人)因涉嫌協助組織賣淫罪被逮捕。審查起訴階段,辯護人向檢察機關提交羈押必要性審查申請書、取保候審申請書,認為王某鵬犯罪時未成年,且系初犯,到案後自願認罪認罰,不需要繼續羈押。檢察機關經羈押必要性審查,同意辯護人申請,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。檢察機關審查全案後認為,王某鵬協助組織賣淫行為已構成犯罪,符合起訴條件,但具有犯罪時未成年、坦白、自願認罪認罰情節,可能判處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,考慮其悔罪表現,檢察機關就是否適用附條件不起訴聽取了偵查機關、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、辯護人的意見。結合社會調查評估情況,依法對王某鵬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,作出附條件不起訴決定,考驗期六個月。

8.被告人認罪認罰後反悔上訴、檢察機關提出抗訴的典型案例。被告人琚大忠入室盜竊財物近3萬元,其自願如實供述罪行,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,同意檢察機關提出的有期徒刑二年三個月,並處罰金三千元的量刑建議,在值班律師見證下,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。一審時,法院採納量刑建議,琚大忠又以量刑過重為由提出上訴。檢察機關提出抗訴。法院二審時認為琚大忠不服原判量刑提出上訴,導致原審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基礎已不存在,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。法院重新審判後,判處琚大忠有期徒刑二年九個月,並處罰金三千元。

責任編輯:王寧芝